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渡生
佛教正法联盟

当因果业力现前时

当因果业力现前时

人生在世,莫不希望能趋吉避凶,平安幸福度日,一旦家人相逼无法调和,又碰上有病缠身,可以说是苦上加苦,即使学佛后了解一切都是多生累劫的因果业力,能不去怨恨发生的事,但又拿不出力量洒脱自在,只能看著自己的心情起起伏伏。虽然,一直希望能从佛法中找到解脱的力量,偏又因家人的缘故遇上了邪师,而陷入更深的困境。在奋力摆脱邪师之后,已经山穷水尽,走投无路,没有道场可去了。可是,自己还是想学佛,也相信现在这个世界上还保存有真正的佛法,应该有佛菩萨应化的圣者,只是到底要到哪里访求呢?

我和同修寻寻觅觅将近二十年,后来透过一位师兄的介绍,开始听闻佛陀师父的法音。先听了银盒带法音,之后又听闻有关神通的开示,起初我们并没有特别地兴奋,因為对密法完全不了解,而我们又无处可去,所以就决定先听完当时道场中保有的两百多盘法音再说。

恭闻法音一段时间后,我们决意留下来,而且不管今后发生任何事都不会离开,因為我们深信已找到了真正的佛法。但是,即使我找到了佛法,因果不昧,宿业果报还是现前了。我的处境逐渐艰难,面对别人的质疑,只能保持沉默。本来身体就有病的我,加上长期以来工作繁重劳累,我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油尽灯枯,实在撑不下去了,所以当收到两个癌症的通知时,心里并不意外。

我想如果死了可以到极乐世界,了却多年的心愿,应该是很幸福。但我又想到好不容易才得逢如来正法,还来不及依佛陀师父学法,法音里提到的《解脱大手印》也还没有机会拜读,又觉得好可惜。当时,已经有网路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宝书,我仔细阅读宝书中有关加持病者及治病的部份,知道自己逃不过西医治疗癌症的疗程了。

因為准备要治病,所以我向道场的仁波切请辞职务。仁波切知道我的病况后,為我请求佛陀师父,我得到了佛陀师父的加持。

香格琼哇尊者上师也关心我,嘱咐我要按照医生的指示治病。
医生对我说:「你需要做两个手术,还有化疗以及放疗。」
我做第一个手术时没有住院,但做完手术后一直头晕,晚上睡一会儿就全身发热,很难入睡。

在做第二个手术前一周,我忽然内心产生极大的恐慌,我拜托同修请示道场的仁波切:「第二个是大手术,可不可以不做?」

仁波切要同修回来转告我:「不要害怕,已经请佛陀师父又再加持一次了。」
我努力克服自己的恐惧,住进医院做第二个手术。手术前的灌肠剂让我胃痛了一整天,手术后血压一直在40~60mmHg上不去。住院的第二晚,护士给我打了盐水,硬把血压拉高。第三天下午,我就出院了。

过了两天,我开始发低烧。琼哇尊者上师说:「这是发炎的现象!」
医生在我的药方中,加开了抗生素。因為吃药的关系,我造成非常严重的便秘,不但吃不下东西,排便也非常痛、非常困难。只要躺下睡觉,体温就不断升高,超过两个小时不起来,全身便像著火了一样。半夜被烧醒了,我就爬起来看著皈依境,称念佛陀师父的名号,也忏悔自己多生累劫造下的罪业。
手术后第三周检查的结果,伤口化脓,血小板太高。医生说,我还有贫血的现象。於是,换了另一种抗生素,同时加开了铁剂。第四周检查时,体重在一星期内掉了六、七磅,血小板指数未变。医生有些担心,嘱咐我多吃一点。直到第五周,所有血液指数才恢复正常。第七周开始,做两个阶段共八次的化疗,每两周作一次。
说实在话,我很难想像人类会发明像化疗这麼痛苦的治疗方式,让人生不如死,我一分一秒地数日子过,真是难熬啊!但也因此消了不少无始劫来的因果罪障。作第一次化疗后,琼哇尊者上师有传我佛法,指示修多少算多少,要是真熬不过去了,可以请求佛陀师父送我去极乐世界,没有什麼好担心的。
我作了化疗后,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著,身体非常虚弱。有时,明明才刚吃完东西,却一直觉得饿。由於服用药物的关系,我的心跳、脉搏加快,身体燥热,却又排不出汗来。有一次,躺下睡时,感觉到自己好像被封喉了,吓得赶快坐起来,不敢再睡;也曾经在睡醒时,双手像被绑住一样合在一起,挣脱了半天才松开。此外,牙齿骨质严重流失,导致牙齿松动而无法咀嚼食物,只能吞食或吃粥,最后还到了要拔牙的地步,当时真的吓坏了我,因為作化疗时最怕感染了,所幸有一位仁波切帮助我,佛陀师父又加持了我一次。
到了化疗的第七周,我很幸运地和道场的同学们,一起得到佛陀师父的摩顶加持,从此我开始能吃能睡,加上针灸的治疗也起作用舒缓了我的不适,一些无常索命的现象不复再现。第二阶段八周的化疗,虽然比较不伤肠胃,但是肌肉会痛,也会伤害筋骨及末梢神经,尤其末梢神经的伤害是永久性的。能吃能睡以后,我就比较有体力自己照顾自己了。
作放疗时,家里已经成立了闻法点,可以在自家的佛堂闻法,感觉日子过得特别快。治疗结束后,突然胃痛,去看了医生,但还是持续痛了三个星期,睡也睡不好。刚好到华藏寺参加第一届闻法上师的考试,有一位中医师师兄帮忙扎针,胃痛好了,以后就很少再犯。
由於治疗期间状况一大堆,所以之后的追踪检查,医生都会问我是否还有什麼症状?我除了手指、脚趾还会麻木或抽痛之外,曾经有的副作用好像都烟消云散了,连医生都很替我高兴。他们后来告诉我,在我治疗期间,他们一直担心我的病情随时会复发,会更严重。
从华藏寺回来后,我就销假回公司报到了。在公司的板凳上待了三周,就被派回原先服务的单位,每天上下班的通勤一共要花三个钟头,做的还是用脑力的IT工作,还要轮流参与為期一周、每天二十四小时的随时待命服务。这些对一个生了重病,又才刚结束一连串治疗,还未充分休养的人来说,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走路,走不动;用脑,肚子就饿得慌;坐地铁,太闷、太热时觉得无法呼吸,太吵时觉得头要炸了,还曾经因地铁站人太多空气不流通而冲出地铁站喘气;懒得说话,不喜欢开会,因為太耗体力了。因应的方法就是不要想太多,也不要烦恼,接受所有一切的不方便,法音中开示我们的身体就是一个臭皮囊,不要太在意它。然后,再看看有什麼方法可以改善目前的状况,因為身体虽然是臭皮囊,但是我们还要借假修真,靠这个色身来修行、来成就,所以还是要善待它。这真是十分辛苦的一段日子,但也熬到了现在,如今可以在家工作,体力上的消耗自然减少,所以身体就复原得比较快了。

病后两年多,在冬天时回台湾度假,感染了重感冒。在台湾时就接到参加春节祈福法会的通知,返美后觉得脖子有肿块,因為时间的关系,先参加了祈福法会,才去看医生、做检查。
那一次的法会,我得到了大宝圣丸的加持,也有因缘晋见到佛陀师父。佛陀师父开示,如果发不了修「登地大菩萨成就法」的心,还是可以修「福寿财富成就法」。佛陀师父真是了知众生的心理,因為治病所受的苦,加上身体的虚弱,自己真的发不了心承担众生的苦,所以每次恭读《解脱大手印》法本,都很心虚。不过还是要鼓励自己,希望能够真正的发起大悲菩提心境,不要辜负这多生累劫难得遭遇的法缘。

法会结束后,我去做超音波检查,证实有两颗比较大的甲状腺结节,其中一颗可以明显地看到。医生建议可以去看甲状腺医师做手术切除或只做追踪检查,我选择了后者。生病是业果现前,所谓业是种种行為造作,然后引发其他的因果报应,我们可以通过学佛修行,使重业轻受、轻业消除。如果认為生病是过去的业报,就不去医治,那就不对了。我们今世可造业,也可以转变业果。我稍微研究一下,知道减少淀粉类食物、多摄取十字花科蔬菜以及多吃蔬果,对我的症状会有帮助。那年刚好有佛事可做,日子过得很快,到了年底,才忽然发现脖子上的结节好像看不见了,经超音波扫描证实结节缩小了。一年之后,再作检查,又缩小了。
从生病算起到今年夏天正好满五年了,一再提醒自己应该写下这段生病的经历。在这一场大病之后,回首所遇到的困难和矛盾都过去了,恍如隔世。我很庆幸今生得遇了如来正法,才能平安度过这一场劫难,才能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过日子。心中无限感恩佛陀师父的加持、琼哇尊者上师的关切和一路来的帮助,感恩我家师兄任劳任怨的付出,也感恩在我生病时照料、关心过我的所有的人。

对於第二期的癌症以及淋巴没有感染的病情,也有人质疑是否需要做这样多的激进治疗,甚至损害了身体的密码。但是,在我的心里只有无尽的感恩,从来没有后悔过。因為在治疗的过程当中,我清清楚楚地体验到了因果业力的酬偿,这正是「假使千百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
我在作化疗最痛苦的期间,听到「南无阿弥陀佛」六字洪名随时在我耳边响起,那唱诵是从来不曾听过的调子,后来又自动消失了。另外在病假期间,保险公司支付我三分之二的薪资,医疗保险也支付百分之八十针灸的费用,让我没有后顾之忧。我还有一件事要说,那是在我开始闻法以后,因為想换公司工作却悬宕一年一直无法实现而烦恼,我祈求佛菩萨后,想不到很快地在一个月内就换成了现在的公司,不但薪资提高不少,福利也好很多,做的还是原来的工作。只是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祈求后出现在梦中来助我的那位穿大红袍子、头戴帝王冠,两层楼高,走起路来感觉很有力量的是谁?
在生病期间及治疗后所得到的任何关心和帮助,真的如雪中送炭般温暖了我的心,在此我衷心地祝福他们,并祝愿一切众生健康快乐,早日得闻如来正法,共证菩提!
妙严
2013年9月17日

本文转自佛教正法中心http://www.tbdchq.org/menu.php?cat=detail&id=1386229926

菩提之路 » 当因果业力现前时

分享到:更多 ()

得闻正法 福慧增长

联系我们正法宝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