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渡生
佛教正法联盟

放 下

放 下

  昨天,一位好朋友跟我聊天诉苦,说她压力无比,夜以继日地工作,却总有做不完的事;说她整夜整夜地失眠,却总有操不完的心。為此,她不断寻求风水师算命,以谋出路;她还四处结缘洽商投资者,执著而艰难地撑著,身心疲惫。

我问:「你何不把它放下?」

她说:「我好几次想过放弃,却心有不甘。不甘那几百万打水漂,不甘那梦想从此夭折,不甘那努力一场空。我必须坚持到底!

其实,放下并不等於放弃。放下,是心里放下对事务结果的期盼,是心无旁骛地努力,即所谓「因上努力,果上随缘」。放弃,则是身体停止继续某项活动,但心里是否停止却很难说,许多人往往是「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所以,放弃的未必能够放下,放下的并非一定放弃。用放下的态度去做事,发挥的是百分之百的能量,因為没有焦虑的心來消耗你的电池;用放下的态度去做事,我们累的只是自己的肉体,而不是自己的心。

记得多年以前,我在一家外企负责销售工作。开始的三个月,没有销售指标,每天轻松上班,晚上还常常参加各种时尚活动,销售成绩却相当出色。三个月后有了任务指标,我的心开始沉重,头脑开始复杂;看著日历,算著数字,明天那个合同可否谈成?这个月任务啥时才能述标?后天碰头的客户能不能下单?白天提著一颗担忧和期盼的心上班,晚上带著一颗失望和焦虑的心回家。奇怪的是,越是担心、期待,合同往往越是谈不好、谈不成。有好几次,连煮熟的鸭子都搞飞了。这种恶性循环,使得自己压力愈來愈大,工作乐趣越來越少,最后剩下的只有身心疲惫、郁闷消沉。

其实,何止是工作,生活也处处有纠结、有无奈。我们舍不得曾有过的精彩,舍不得居高时的虚荣;我们输不起一段情感之失,输不起一截人生之败;我们放不下已经走远的人与事,放不下早已尘封的是与非。

我很苦恼困惑,从小到大名人名言没有少读,成年后各种文理哲学没有少看,各色心灵「鸡汤」也没有少喝,佛、道、儒的教诲也懂得不少,可是无论我如何赞美理解那些理论,无论如何把那些智慧的语句倒背如流,一旦事到临头,「放下」永远都成了传说,「舍得」永远是心口的一个痛。我不知道出路在那里?

二零零九年初,去北京探望多年不见的朋友--余师姐,第一次听闻了佛陀师爷的法音《无上殊胜法》,一股暖流在心中流淌,泪水不停在眼眶打转,其实当时我对佛陀师爷的口音只能听懂不到30%,可是我却像是被磁铁吸住一般,在地上一动不动地坐著感受佛陀师爷那慈悲幽默的音声,和散发出温暖如阳光般的巨大能量。
听完一盘,我问:「还有吗?我能接著听吗?」

就这样,那次北京之行,我哪里都没去,就在余师姐家连续听了几天的法音。我的内心充满一种光明、一种力量、一种无以言表的欢喜,我知道我找到方向了。
离开北京前,我问师姐:「能借些法音带回上海听吗?」
她说:「不行,除非你在上海能召集十个人一起听闻,那我就为你送去法音。
回到上海后我立马行动,开始召集一些平时來往较多,经常谈佛论道的朋友。五个月后,我打电话给师姐说:「我准备好了,你过來吧!」
二零零九年十月的一天,余师姐带了二十盘法音來到上海,我的闻法点从此成立了。几个月的闻受法音,让我有种大梦初醒,恍然大悟的感觉。
一直以來,我认为自己已经信佛学佛,其实边都没沾上,充其量只是拜佛求佛,没有真的认识佛教,对佛学的义理一知半解。我连最基本的世间无常实相都没有看透,对因缘果报的法则都还将信将疑,更谈不上生起一颗出离求解脱的心,所以心也就自然处处聚焦在事务的结果而无法自在。有时好像也能放下,舍得某些人、某些事物,可仔细一想,那往往是新的目标取代旧的兴趣,新的执著置换旧的依恋,根本不是真正的放下。另外,因為只在义理上穷钻深研,并没有付诸实践,则当然「如人说食,终不能饱」
第三世多杰羌佛说《什麼叫修行》,让我真正明白唯有在生活中不断实践,体验、印证万法皆无常,坚信因果缚业轮回无常的痛苦,出离心才会生起并日益增强,有了无常心、出离心的修行,对世间的爱恨情仇得失利益,才可能真正的拿得起、放得下。我过去的那些「知」,是不了义的知、不究竟的知,没有正确的修行次第,真的是盲修瞎炼!由於外道无法阐明宇宙人生的真谛,指出一切苦厄的根本,所以我们寻求各种心灵书籍、心理医生、灵性导师的指导帮助,也只能像服用止痛片一般,虽然能让疼痛的症状消失,但是它并没有解决导致疼痛的病根,於是下一次碰到诱因,疼痛又会再次出现
听闻法音的这一年,恰是我开始代理义大利家具中国销售的同一年。我的收入100%依赖於销售提成,头几个月我连一分钱的收入都没有,因為对我而言,这是一个全新的行业,一切从零开始。我把听闻的法音义理运用到实践中,尽量做到不纠结、不焦虑,努力工作坦然面对,只管播种莫问收成,遵道而行无怨无悔。几个月后,业务开始起色,收入开始增加。虽然销售情况有起有伏,但我一直都能保持平静安然的心
二零一零年七月,我赴香港考取了闻法上师,同时尊者上师為我举行了完善皈依,我对学佛的意义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对人生也有了更明确的方向。学佛修行,了脱生死,饶益有情,这是我今生要做的事,也是必定要走的路。考取闻法上师后,我恭请的十几盘法音很快便闻受过几遍了,虽然别的闻法点有其他的法音,但是借來借去终究不是个办法,於是我决定十月底亲自去洛杉矶一趟,為我的闻法点恭请一套完整的法音。我还邀请了结缘不久的一位西班牙华侨梁先生一起前往美国,准备接引他入佛门,并依止尊者上师
就在这时,我的工作却出了问题,与我合作做销售的义大利人弃我而去,还并吞吃了我的那一份销售提成,半年的辛苦就这样泡汤了。我写了几封邮件给义大利人,请求归还我那部分提成,可他不回邮件离境回国了,我也就没再追究下去,而把精力放回到自己的销售上。对他,我没有怨恨,没有愤怒,只有怜悯。因為我知道一切皆有來由,因果不昧。但是十月份,到底还去不去美国呢?家具销售开始才一年,大半年的收入却没了。去美国一趟的费用,将让我两袋空空,而下个月的销售还遥遥无期。尽管前途未卜,最后我还是义无反顾地定下了去美国的机票与旅馆。
有趣的是,就在准备飞美国的前一天,我接到一位老同事的电话,邀请我去他的广告公司做PART TI麼工作。这对一个没有固定收入,只靠销售提成过日子的我來说,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我开心地对我的老同事说:「谢谢!一周后从美国回來就开工。
这是我第一次去洛杉矶,虽然只有短短的四天,我恭请了法音,亲近了尊者上师,归宿了佛教正法中心,学到了佛法。上师为我取了法名:「妙来」,意义深远!
从美国归來,我继续家具销售,并到广告公司每周上一天的班。尽管收入不多,但让我每个月有了一点收入保障。不久,我收到一封寻问义大利家具的邮件,经过几个來回电邮后,我会面了这位新准客户;不到一个月,合同签约,定金预付,这是我开始做家具销售以來用最短的商谈时间签下最大的一个订单和最优惠的合作条件。我彷佛在做梦,因為一般情况下是拿不到这样大合同的,这真如上师為我取法名妙来时所说:「来得太妙了!
我秉持信愿行,明信因果,冥冥之中一切皆有安排。留意自己每一个当下的身口意,依教奉行,一切将自然富足
记得去年到成都,在文殊院看到一幅对联:「见了便做做了便放下了了有何不了,慧生於觉觉生於自在生生还是无生。」愿以此联,与本文开始所说的那位朋友,以及所有学佛修行的师兄师姐们共勉!
妙来
2013年3月9日

本文转自:http://www.tbdchq.org/menu.php?cat=detail&id=1366174363

菩提之路 » 放 下

分享到:更多 ()

得闻正法 福慧增长

联系我们正法宝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