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渡生
佛教正法联盟

奧运之省思

奧运之省思

  北京奥运开锣了!台湾民众纷纷為中华队加油,其他国家民众同样為自己的选手获胜而欢乐、挫败而难过,这似乎是再正常自然不过的事了。不论是奥运也好或其他任何的比赛,其本质都是竞赛、竞争,这可说是人类折磨自己的重大游戏发明了,我们不晓得动物界存不存在竞赛这种游戏,但人类世界确是到处充斥著。如此论述并非是要标新立异、哗众取宠,而是提出这与人类幸福之路背离的游戏,是如此的被世人所争相鼓励之谬思。

竞赛基本上就是要我赢你输、我胜你败,这是残酷的游戏,也是无情的游戏,结果不是我受挫失落,就是你惆怅难过。在欲获得胜利之前,历尽千辛万苦的磨练,获胜的欢乐却是短暂的,比其他成就欢乐还短暂,因為群集鼓舞的群众很快就会离散淡忘,就如同戏散后的舞台,失去了观众一切的欢腾迅即都坍塌走样了。而不论是谁得胜,必然有其他挫败者,而且是多数的,為了短暂的欢乐,忍受艰苦的磨练,并且造成其他多数人的伤痛,这是不折不扣将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苦痛之上,绝非正常心智的人所愿做的,但是我们未必曾如此察觉到,否则比赛為何如此普遍,我们参予的意愿也是如此的高昂,纵使非為竞赛者,也往往是摇旗呐喊扩大挫败者苦痛的一员。

以大家熟悉的棒球明星王建民先生為例,王建民经过多年的奋斗努力,如今有如此成就已是难能可贵,是很多人羡慕崇拜的对象,这应该是从此幸福快乐了。但是不论在开赛之前,或站在投手板上,每一次都仍须不断承担不小的压力,背负著自己、同伴以及众多支持者的期待,不可否认胜投确实带给他荣耀、名利、快乐,但必将带给别人的苦却也是必然的,而一但失利败投,观众都可清楚感受到他的失落与难过,双方的支持者反应也是相对同步的,如果王建民以他今日的成就,仍然时常因输球而失落、难过,并未能让他远离这经常的情境与情绪,就这点來说那他多年奋斗努力与成果意义何在?这就是竞赛的本质,无可回避的宿命。

社会上是存在著许多支持比赛、竞争的论点,大致的基础是认為没有竞争就不能推动进步,為了化解对竞争的批评,因此竖立「良性竞争」的旗杆,以巩固竞争的正当性,其实竞争本质是恶性的,可说是傲慢与自卑的副产品,过程纵使再装饰美化,其结果也是趋向於恶质的。若以促发进步而言,人类本具同情心、慈悲心,以利人、互助為原则推展同样能带动进步,而且这是美善的因,其过程结果也将趋向於美善,这也是因果律的正见。

回归到奥运或其他国际性比赛,爱国情操、国家意识总是随即被点燃,人人為自己国家选手争胜负而加油,从上所述所论已可见其弊端,再进一步说,这不但有违慈悲心,同时也是我执的彰显,因為当我们為自己国家选手获胜而高兴时,同时也是因其他选手的落败而欢呼。其实,我的国家就是「我」的延展,人与人交相迫害,国与国发动争战,即使是宗教亦是如此,这些种种一切的痛苦伤害皆因非平等心看待众生的自我执著,佛教的殊胜在「尽破我执」,是大智慧,也是大慈悲,能有因缘学佛是至為珍贵的,但这并不表示我们学佛修行就已是破除了我慢、我执,往往宗教徒暗藏的贡高我慢可能是更高涨,如果我们对亲人、国家乃至宗教有人我分别的傲慢与贬抑,那我们也必然会因此而有意无意的伤害其他众生,这是我们发菩提心学佛的行人都应时时戒慎警惕的。

对宗教的抉择仍是必须的,但此基础是客观理智、深入了解后的抉择,而非是在主观、非理智下的偏执,如对各宗教无所认知,以一己之偏见、好恶而自赞毁他,这是违犯菩萨戒的,纵使现今暂未依佛教修行者,以世间為人处事道理也是如此的。

庄显琛 於文殊学苑
本文转载自佛教正法中心http://www.tbdchq.org/menu.php?cat=detail&id=1219281221

菩提之路 » 奧运之省思

分享到:更多 ()

得闻正法 福慧增长

联系我们正法宝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