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渡生
佛教正法联盟

也许明天无常点到你

也许明天无常点到你

人生的际遇是非常奇妙的,小时候我没有想过会出家,然而夙愿使我成了一个僧人;长大后我从未想过会背井离乡,然而法缘让我來到了美国;这一生我也未曾想过自己会遇见佛陀,因為无论从哪一个方面,娑婆世界都只有本师释迦牟尼佛,不可能有另外的佛陀,但是宿缘竟令我成為佛陀的弟子,你说奇妙不奇妙?无论你信不信,这就是真正的佛陀。

  我能得遇至高无上的佛陀师父,实在是我多生累劫最大的福报,我比任何人都幸福!但是,我时常在想,众生如果没有学佛修行是多麼地可悲呀!只能随自身因果业力受尽各种痛苦与折磨,轮回六道,不得解脱。

我的母亲在我年少时,就因病去世了,她走的时候还不到四十岁。

在母亲短短人生最后的几个月里,我亲眼见到她遭受病魔的蹂躏和折腾,每天受到病痛的无情打击,真是惨不忍睹。母亲脸上流露的那种恐慌、无助以及痛苦、绝望的表情,看了真令人酸鼻,我只能暗自流泪,不知所措。

那一阵子,我每天放学后,就到邻近的庙子里去求菩萨保佑,希望母亲能快快安康起來。有一天下午,我回到了家,经过母亲的卧室,从半掩的门缝里,我看到躺在病榻上瘦骨嶙峋的母亲,正双手握住毛巾的两端虚弱无力地慢慢举过头部向下拉,并试著举高头想把毛巾拉到脖子下,她几次费尽了力气还是无法抬起头。突然,我意识到母亲的动作是要拿毛巾來扼颈自尽,我紧张地立刻冲到床前,紧紧抓住母亲的手,激动地说:「不可以,不可以!」然后,我和母亲两个人都哭成了泪人儿……

半个月后,母亲走了,但是母亲不堪病痛折磨而想寻死的那一幕,却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中,永远也忘不了。我的母亲,苦啊!然而又何止只是母亲一人苦,三界六道如母有情在未解脱前,有哪一个不苦呢?

母亲的离去,带给当时年少的我许多伤痛,特别是令我感触到人生的苦短与生命的无常。随著年岁逐渐长大,实际生活中的各种烦恼、困惑和牵挂,犹如大海的波浪一般,一波接著一波而來,所以在我的成长历程中,我深刻感受到无常的定律,不是人為可以改变的,生命的痛苦,众生是无法抗衡的,我更深地明了众生唯有学佛修行,证得了生脱死,才能真正彻底地脱离轮回苦境。

人们应该要从根本上认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人是要死的!」如果今生不学好佛法,必须是要死的,不分老少年岁,必然是要死亡,并且是死无定期,死无定法。於何时何地、以何种模式、何种因缘死亡,谁也不能确定。我对死亡无常是很有实际感受的,其他的事例我就不说了,我就以自己亲人的例子來说吧!

由於我的母亲走得早,所以俗家的姨母对我特别关照,是我最亲的人。后來,姨母年纪大生病走了。姨母走后三年,姨丈黄良欣先生於二零一一年四月二日因穿孔性十二指肠溃疡往生了,家里的人正处在爱别离苦之中,无法解开一个活生生的人為什麼离开了我们?这打击真是痛心,但意想不到的是,更严重的事发生了。

姨丈走后一个月,姨丈的儿子,住在日本的表弟黄帅伦,还沉浸在思父之情的痛苦中,却不知道无常已经点到了他的名字,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日表弟黄帅伦因肺癌往生了。

在黄帅伦去世前,他的亲妹妹,我的表妹黄挹萍,万分痛心,想到父亲的死亡和兄长的重病,虽然她自己身体残疾,但还特地从台湾到日本去陪伴照顾兄长,想不到的是,就在黄帅伦走后第四天,也就是二零一一年六月三日,黄挹萍的眼泪都还没有哭干,竟然也被无常点到了,活活地从阳关拉到了阴曹地府!

这就是人,这就是每一个人要经历的,这就是人的下场,这是每一个人逃不过的下场!今天无常点到了黄挹萍,也许明天就点到了你!这是事实,这不是在编故事啊!人生的生老病死苦、贪瞋痴苦、爱别离苦,铁定的无常规律,谁也改变不了!你能保证你一个月后还活著吗?三个月死了三个我的亲人,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我们修好行了吗?学好佛了吗?我们是真学佛还是在鬼混呢?费人深思啊!

万劫千生得此生,不可以放掉这个机会,如來正法在我们面前,虚空响起了呼唤的声音,无常铁炼已经带到我们门口,行人们!你们何去何从?当机立断吧!所以,要做一个好好的修行人,真心诚意的修行人,因為死无定期,时间不多了,没有人逃脱过,除了证到生死自由,谁都逃脱不过无常这一关!

佛陀的弟子 慧海

本文转载自佛教正法中心http://www.tbdchq.org/menu.php? cat=detail&id=1350118263

菩提之路 » 也许明天无常点到你

分享到:更多 ()

得闻正法 福慧增长

联系我们正法宝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