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渡生
佛教正法联盟

半年修行心得札记

半年修行心得札记

深夜点燃师父加持给弟子的 日本香,习惯性翻开「老实修行」,静静看着师父的法照,总有一丝暖流及安定的感觉从心中划过。回忆起半年前的我像落难似的逃到了新竹,障业满身的我总在夜里偷偷哭泣,在来回嘉义与新竹之间痛苦挣扎、默默掉泪,那心中的无奈、那身体的痛,实在难以言喻。现在的我偶而也会在夜里掉泪,然掉下泪是感动感恩的泪。想着若不是师父慈悲救渡我,我将身处何处?掉下的泪是庆幸自己在经历这次浩劫后,能有此因缘福报找到具证量的师父,让干涸的心再次得到法音的滋润,让这漏洞百出的竹钵能有重新修补的机会。感谢师父在我每次至菩提会时关心我,问及女儿的近况并加持我,无不希望弟子能尽快走出阴霾,对过往的一切就如《极圣解脱大手印》中:「……我应当明信因果,一切恶报现前,皆因都是我无始造下之黑业,今为偿还报应,是还我自己欠下的债,不是害我的人造成的祸根,凡伤害我者皆是助我成道之缘起,……」弟子明白这个道理,坦然面对一切,知道一切只是过程,更提醒自己必须深信透过修行学佛,业障会慢慢消除,福慧也会慢慢增长,不要被过程中的假相迷惑受骗。

犹记得第一次拜见师父时, 师父告诉我说:「现在看似不好,不见得是不好。」并要我学习转境。当时听了似懂非懂,现在我已能慢慢体会个中含意。过去的我执着人世名利,当时的我与先生相处并不和谐,弄得身心疲惫不堪。尤其在接下实相佛学会会务的那一年里,压力之大 ,让原本自律神经失调的症状更加严重,连白天都需要用药物才能放松情绪。我感谢 诸佛菩萨留一条路让弟子走,当时我可以感受到唯有暂时离开嘉义,才能重新站起来,得以过平静生活。我在新竹清晨悠闲的走在十八尖山,让常处在紧张的身体得到舒缓,偶而到生态公园当义工拔草扫地,休息片刻后便闻法做功课,又有一份稳定又不繁忙的工作,日子之悠闲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也因此身心慢慢稳定了,与先生的相处也和谐多了。无不感谢诸佛菩萨及师父的加持,弟子应感恩、满足。

还记得三月二十八日星期日,因为补习班开幕,所以提早于二十六日返家,正好遇上第一次师父至嘉义带共修。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师父,也是第一次参与共修。之后,渴望参与共修的心从未停止过,心中渴望听到师父的谈话,渴望在师父带领之下一起恭诵佛号做功课,但因工作关系一直无法参与。这段时间感谢敏如师姐总在共修后,与我分享师父谈话之重点,并鼓励我、关心我。我也只能期待在求法时,或偶回嘉义遇上师父有洒净活动,可以听到师父的声音,即使是短短几分钟,弟子都感到弥足珍贵。十二月二日星期四终于获准请假,非常期待参与共修,距上次嘉义共修,我足足等了250天之久。在共修中认真听师父的谈话,在师父带领下一起唱诵佛号,一起念诵 《百字明咒》,感受那殊胜佛法加持力正在洗净我的罪业。听完师兄写的文章后深受感动,更感受到实相佛学会的善信们在经历这一切后,在师父慈悲带领下,更珍惜这得来不易的殊胜佛法。也因此每个人都努力向善向上,心中感到无比的高兴。回程我与实相佛学会两位师姐一起搭公交车至火车站,一位搭高铁回台北,一位搭公路局回中坜,我则搭火车回新竹。我告诉回中坜的师姐,回中坜可真是远,她回答说:“虽然远,但我很快乐。”我们虽兵分三路,各自回家,但不管多远,心中感受到的温暖及法喜都是一样。笔墨已无法表达弟子想跟师父所说的话和感谢,最后还是要跟师父说一声谢谢!唯有认真修行才能回报!
惭愧佛弟子 心语 拙笔

2010.12.08

说明原文来自:《智慧分享》第一卷收录了运顿多吉白尊者第五世嘎堵仁波且自二○○八年五月开始弘法至二○一一年六月,三年里佛弟子们写给仁波且报告修行心得的部份文章。文章里佛弟子们对仁波且的尊称有师兄、师叔、仁波且、愧行者、师父……等等,不管称谓为何,他们是一群遵从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诲以及南无释迦牟尼佛之教诫教义而修行的善信们,他们愿将自身修行之心得公开与大家分享,充份表现出行者们无私利他之举,令人敬佩!

菩提之路 » 半年修行心得札记

分享到:更多 ()

得闻正法 福慧增长

联系我们正法宝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