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渡生
佛教正法联盟

拜师历程

拜师历程

今年春节,母亲身体急速走下坡。因女儿语珈对外婆的一片孝心,一再要我带弱质的母亲到台南佛堂走走,并看看师父,希望母亲的健康,能获得师父的加持,而有所改善。对于惗有宗教信仰的我而言,是不能理解,也不相信有加持这回事的。会去台南永康佛堂有二个动机:一来是抱着带母亲到处游玩走走的习惯;二是不想拒绝女儿语珈的好意。因此和师父第一次见面,即是建立在这种闲散以及新春时节,到台南走春的心态上。但不在预期中的是,初闻师父讲话,竟觉得师父谈话很有质感,第一印象就是─「这个师父正点喔!」,亦即超出我对宗教界人士的刻板印像,这是一个很特别的经验。

母亲这几年和我住在一起,3月时妈妈因我的不够细心,而跌倒住进医院。语珈很快的告知师父,妈妈因此实时获得师父的加持。住院期间母亲睡得很安详,医院里各个轮值护士,都觉得妈妈气色红润、光滑,不像一般病人的憔悴不堪。4月6日妈妈惗有痛苦的往生,幸运的是师父刚于前一日自美国回台,师父在获知消息后,实时的为母亲加持。母亲在子女及助念师兄姐共同完成12小时的助念之后,竟然面露微笑。入敛时,距母亲往生巳16小时,我们为她更衣时,她身体的柔软程度,令共同参与的人员同感惊奇,并认为她一定到了 一个令她安心,没有恐惧的地方。接着没几天,我竟然在一个无比真实的梦境中,看见妈妈非常开心,愉悦的坐在一个非常美好并且富丽的堂屋之中,屋外庭园雅致,云气飘逸,其真实之状态,实在难以形容。一问佛堂诸先学,才知道这是佛教经文所记载,天人所居之境,与母亲往生之时,最后一丝热气为额顶之处,若合符节。

我心里一方面为母亲能到此一美地感到欣慰与激动,但另方面却仍思索着真的有六道之境吗?师父真当如此了得吗?经此事后,便常和语珈聊到师父。语珈拿师父的大作「老实修行」一书给我看,看完后感觉师父行文诚恳素朴,内容仅为书写自己学佛的过程和遭遇,以及跟随佛陀师爷期间的见闻和心得,没有任何虚华高调,我的直觉是师父所言句句属实。基于对师父的好奇,为了进一步了解师父,以及了解佛教是什么,为什么师父要在可以清闲过日的后半生,辛苦的一头栽进弘扬佛法的漫漫长路,因此从5月开始,就比较规律的到台南永康佛堂听师父讲话。事实在内心仍存有很多的辨证之念,亦即想要提一些有的、没的,一来藉以认识佛教,二来试探师父的涵养。(这个心念和行为,今天看来是特别幼稚和无聊)台南的善信们,很多人应还记得我曾问师父:「满街仁波且,我们要如何辨识?」当时师父并不以为忤,并要我们从各个修行者的言行当中去检视,即是用128条《邪恶见和错误知见》去检视,自然包括师父在内。

二~三个月来的共修之后,感觉师父谈话具有科学的精神和理性的态度,但又很智慧的指出科学的困窘和有限性。实为宗教界人士中,少见的开明与宽容,令人十分敬佩,因此渐渐兴起追随之心。但任性自为的我,内心其实是有个担心,有着皈依之后,会不会因此失去自我的焦虑,因此拜师文迟迟未呈。有一天还是忍不住诚实的对师父说:「我还没想好皈依之事,我还要继续『游荡』。」师父不但没生气,还以他的招牌笑容,哈哈哈的大笑,我突然觉得:「这个师父太自在了!」佛堂共修日久,逐渐地对师父的证量愈来愈有感受,心想一位具证量的仁波且,却行事低调、律己严格、心胸宽敞,所以是值得追随的。因此我在7月呈上拜师文,并获得师父的同意,收我为弟子,感觉既荣幸又开心。

此后我每星期六都到台南佛堂和大家一起共修,希望藉此能在修行上有所精进,周末原本我最喜欢的郊游踏青时间,都变得不重要了,真是奇怪。师父为服务高屏弟子,欲在 高雄成立佛堂,其中的辛苦和奔波自然不在话下,而我要提的是:这几次师父南下高雄,身为弟子兼地陪之一的我,更观察到每一次弟子所找到要设立佛堂的屋舍,无论楼下是卖臭鸭子,或房舍黑暗、臭气熏天,甚至电梯像摇篮的,师父都说很好,师父都不嫌恶,并赞美弟子们的辛劳,那种成人之美与人为善的慈悲,让我有很深的感动与体会,并获得不同于以往的启发,更进一步增加了我对师父的认识与向往。

拉拉杂杂,不能尽书师父的大悲菩提心于万一,弟子仅以此文向师父表达我最诚挚的敬意,并确信这是我生命中最奇异与最圆满的相遇之一。

佛弟子 王莉菲 合十
2010.10.26

说明原文来自:《智慧分享》第一卷收录了运顿多吉白尊者第五世嘎堵仁波且自二○○八年五月开始弘法至二○一一年六月,三年里佛弟子们写给仁波且报告修行心得的部份文章。文章里佛弟子们对仁波且的尊称有师兄、师叔、仁波且、愧行者、师父……等等,不管称谓为何,他们是一群遵从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诲以及南无释迦牟尼佛之教诫教义而修行的善信们,他们愿将自身修行之心得公开与大家分享,充份表现出行者们无私利他之举,令人敬佩!

菩提之路 » 拜师历程

分享到:更多 ()

得闻正法 福慧增长

联系我们正法宝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