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渡生
佛教正法联盟

与师父的一段缘起

与师父的一段缘起

年前收到师父「老实修行」的书,打开阅读就让我感动不已,并不是因为有华丽的辞藻或是高深论述,而是平实又深入文字,谈论着一位老实的行者多年来的修行,以及每一吋脚步的努力和艰辛。当然更让我感恩不已,能够得幸也让我有机会于学佛道路上,有师父教导及匡正,让我庆幸和感恩,是否有机会让我这累世学佛因缘成熟,让我这时而光明、时而暗淡的智光,得到永久不灭的苏醒。收到书的当晚我就写了封信向我的指导教授和学长们推荐,第二日就将书本送去给这些我尊敬的师长们,同时也因为佛学社交接因缘,有机会将此书当面送给某禅寺的教授法师,让这每日动荡忙转且一刻都不宁静之地的有缘众生,有机会阅读此书,可以有机会得到真正修行之法,迈向光明。各位如果有怀疑,为何我这样笃定,为何确认嘎堵仁波且就是我的师父,那就要容我稍后报告一段,不该说出的故事。拜师之前,在开车路上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境界,让我回到正途,有机会好好修行。

在此修行学佛路上,早于二十年前,当时有因缘由一位具有声望学养为人尊敬的老长官引领我恭闻佛法,并要求我该授课十天期间不得请假,同意就带领我去听金刚经。当时我哪知道甚么经的呢,就这样去见了净空老和尚。老长官也如实的送了我许多佛经,告知日后就看我自己的了,懵懂中了解大概就是所谓的─「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于是我就近参加了该研究机构的净慧社,每周一次由佛陀教育基金会许居士来讲座(一讲至今约有二十年了),除此以外每周我还请老和尚说法的录像带,于每周三中午于中心影音教室中播放。当时也不觉得有何不同,就把此当作生活的一部份,对于佛法仍旧是「一知半解」,生活上遇到境界也是,总是打败仗,退回十万八千里外。一念间,当完老学生,于毕业后由此院进入彼院。该行政中枢大部分文官同仁均很纯朴也简单,院内有个佛学社团,师兄们常让我有机会和社团教授法师请法或是一起用餐,当时该社团教授法师就是目前某禅寺的住持。因为刚换工作很忙碌,所以一段时间久久没去社团。后来授命成立独立的单位,离开服务的单位及所负责的幕僚工作,自立门户起来,负责该单位大小信息业务及打杂作业。这时,刚巧每周佛学社团的教室,已搬来至我办公室的隔壁,在推也推不掉之下,就胡里胡涂的当了副社长。这下子,我可急了,该如何学佛得要好好下功夫,哪有甚么都不会的副社长呢,也因为如此,让我有机会再续佛缘。一年之内赶场从初级班到研经班的上着课,不扎实的马步,想想也很好笑。当时该社团的教授法师对我非常好,积极的引领让我很感恩,我就常常下班就赶去精舍上课,直至前长官找我至新职。在继续学佛的这段赶经拜忏法会的期间,茫茫终日,心中想,难道这就是众生学佛必须走的路吗?为何没有让我更智慧且心中更为宁静呢?当心中开始有疑问,诸佛菩萨就会带领善知识,有机缘来引导我们。

以下要开始说明,能够有机缘和师父求法及学习修行的因缘。

有次扶轮社至中正纪念堂举行社会捐赠仪式,新东扶轮社一直保持着良好的传统,默默做着许多社会公益.当日秋蓉姐也来了,她邀我一同来三重的佛堂恭闻正法并参加嘎堵仁波且主持的共修,但是秋蓉姐很客气的告诉我,说到她也才刚起步呢,并不是很懂,所以有问题直接去请示仁波且。当时我听到很受感动,以前那些师兄,哪有人会说自己甚么都不懂呢,无论懂还是不懂,准给你盖上一大篇。再者嘎堵仁波且不就是P.P. Packson(新东扶轮社的老社长),有次新东扶轮社去过老社长的姐姐家的一个大花园,他好亲切的招呼大家,同时也参加过他公子庄严、温馨感人的婚礼呢!记得当日婚礼中主婚人向女方亲家说:「请放心,我会将媳妇当作自己的女儿看待,同时也让小儿将亲家当作自己母亲奉养。」当天参加前,我当作一场美好婚礼,听到主婚人这样说,不禁感动热泪盈眶,当时女方的亲家,就是幼幼师姐(那时候我们还不认识)。所以,当下我就和秋蓉姐说,好,我也要去三重佛堂看看。但是各位,不要以为这样我就可以顺利的走向正途,好好修行学佛了,考验才刚开始呢!到了新职,发生大大小小超乎想象的困难事情,在前任长官卸任前,他拜托我一定协助于此地正式成立佛学社(当时已经有禅修社团),请就近的某精舍住持来讲授。虽然我对该禅寺许多情况并不很赞同及喜欢,但是面对一位将于明日卸任的老长官,这样难以堪受的情况,还苦苦拜托下,我答应努力想办法成立,并以一年为期,将社团建立好后,就将社长交棒出去。此间,忙碌和心酸异常,每日忙到很晚才下班,也没有机会再到三重佛堂,更渐渐少去秋蓉姐家闻法,陷入昏暗不明智光中,痛苦的面对这纷扰的工作。

记得有次太伤心了,上班开着车驰乘于高速公路上,一路上问着自己:「为何我总是这样帮忙他人,而他人确总是处处故意找我麻烦呢?那我该何去何从呢?」一念中,突然想想,何不就放下,依止佛法吧。当下发生不可思议的圣境,也让我这迷途中的羔羊,回到正途。当下圣境现前,我依旧开着车(约定速九十公里),我也依旧张大着眼睛在看路,当时是大白天,但是为何在我眼前同时出现了不同的景象。我见到一个小孩约莫只有四、五岁左右,盘着腿坐在我眼晴前的空中,应该说重迭于眼前景象中吧。但是瞬间出现一位圣者,带着红色发巾,在这小娃上方,一时之间真是弄不清楚呢,在我还来不及有任何想法和反应时,又见到一位,这时候我终于认出来了,这位就是嘎堵仁波且,瞬间三者合一,成为我,或是说合为一体。

当下,车子依旧高速行驶中,我很想跪下来拜佛陀师爷和师父,但是我仅能继续抓紧方向盘,同时也问自己,该不是太伤心,所以发疯了吧!哈哈!期间不断反省思索,知道这孩子就是我,佛陀师爷要师父传法给我,但是太远了,我应透过拜师嘎堵仁波且,才能真正得到正法。当时无法认出景象中的佛陀,因为和目前佛陀师爷的相貌已大大不同,而该景象为师父书房的一张佛陀师爷的早期相片,仅观看过一次,所以一开始时候,我也认不出来究竟是何圣者,直到师父嘎堵仁波且也出现。此时我已经大半年多没去过三重佛堂,仁波且师父很关心,已经请许多师兄姊们来关心我的近况。于是我清楚明白,此为我此生最后修行学佛所在,就这样依止佛法,老实修行。

至此圣境出现后,只要我遇到困难和伤痛,该境界就如实出现,前前后后约莫有三至五次圣境,已经记不太清楚了。直到我真正回到佛堂继续接受师父指导,并真正接受嘎堵仁波且师父传法后,该圣境就不再出现了。依据师父告诫,此应该为「诸佛菩萨给我的加持与鼓励,但是并不究竟,所以不可执着,就当作修行路上的一站,如同高速公路的休息区一样,过去了就放下,继续如实向前,老实修行。」

恭闻佛陀师爷的法音,体悟到诸圣德们依正法修行而得到真正了彻解脱后,圣境则自然现前,能时时进住于佛国净土的世界中,那才是真正解脱之大圣德呢。行者在修行中,一旦圣境界现前,应以平常心面对而不应所住,诸多圣境产生均为如法行仪修行中的必然过程, 释迦牟尼佛在世时候,也常常示现神通以为渡化众生。因缘果报真实不虚,修行人要是做恶事情那就该落到地狱,慎之!正圆恭读师父「老实修行」一书,有感实录。

佛弟子 正圆 顶礼
2010.02.27

菩提之路 » 与师父的一段缘起

分享到:更多 ()

得闻正法 福慧增长

联系我们正法宝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