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渡生
佛教正法联盟

嘎堵仁波且师父

嘎堵仁波且师父

 

犹记几年前刚开始恭闻法音的时候,常常我会在法音里面听到佛陀师爷提及一个名字─「Chang-San师兄」。(现已经被认证为运顿多吉白尊者第五世嘎堵仁波且)佛陀师爷有时会在法音里头提及「Chang-San师兄」的修行以及其证境证量,因为在几盘法音里面恭闻过几次,所以自然而然心里就会对「Chang-San师兄」留下印象,这个是我对嘎堵仁波且的第一个印象。

二零零七年年初,因缘际会下,我有幸在台湾见到嘎堵仁波且,当时,仁波且师父还是一个居士身分。许多师兄师姐师叔师伯在仁波且师父家中一起共修,大家聚集在餐桌上,听着仁波且师父讲话,仁波且师父讲述着佛法真实不虚的实例,提及修行的重要性,并且也回答大家一些日常生活会遇到的修行问题。那时我心里面约莫有一个想法,仁波且师父一定恭闻过法音非常多遍,而且融会贯通,才能够这样指导我们修行的方向。仁波且师父谦虚自称,当时对我们招待如同他的家人一般,煞是令我留下深刻印象,那天我终于亲身接触,感受甚深,这是我对嘎堵仁波且的第二个印象。

二零零八年,我因为有一些修行上的疑惑困扰多时,当时的心境,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下一步修行该如何前进,那些时候我常常祈求诸佛菩萨能够指引我一条正确道路,让我能够解开心中的疑惑,得以继续在菩提道上前进。正当求助无门之时,因为我太太的关系,她想起了嘎堵仁波且,于是便想请求嘎堵仁波且师父开导,在那因缘之下,我也辗转几次见到了仁波且师父。仁波且师父见到我们时即说,不管是谁的弟子,只要来找他帮忙,他都会当成像他自己的弟子一样尽力去帮助他们,仁波且师父如是说,如是做。后来仁波且师父也都尽心地帮助我们矫正我们知见上的错误,我也从心底开始慢慢地放下那些错误的知见,彻底地改过,加上那时新的法音也正好点破了我内心的困惑,于是我苦恼多时的疑惑,彻彻底底就全部明朗了。当时我的心境,犹如重获新生,如梦初醒,方向指正了,树立了正知正见,心里踏实许多,这是我在嘎堵仁波且身边得到的初步受用。

此后,我也积极参加仁波且师父所主持的共修,共修时偶尔请益佛法法义或是日常生活上的问题,仁波且师父总是如此亲切,鼓励我们,让我们心中的疑惑一一化解。师父曾说过,他看到我们,就如同他的儿女一样,师父对我们的关爱,我心中都可以感受得到,总是用鼓励的方式,栽培我们、教导我们。也因为师父的仁慈和鼓励,让我们家中有因缘成立闻法点,能够接引众生,不只我们,师父对每位众生都当作自己的亲人一样尽力帮助他们、加持他们,这在平常的共修里我相信大家都可以感受得到。佛堂的师兄姐每个星期总引颈期盼能够见到仁波且师父,希望仁波且师父能够多跟大家谈话,指引大家,师父就像是大家的亲人一样,共修完很多师兄姐都舍不得离开佛堂,就为了想要多亲近仁波且师父,直到仁波且师父说时间不早了,而那时也确实已经很晚了,此时才依依不舍离开,嘎堵仁波且就是这般令人容易亲近。

仁波且师父常常说,他要大家千万记住,他是众生的服务员,众生的快乐就是他的快乐,师父总是把利益众生的事情优先考虑,从不考虑自己的利益。他在台湾的时间,几乎每星期都会前往中南部的佛堂亲自带领共修,希望的就是能够利益中南部的师兄姐,让他们能够真正步上成就解脱之道,甚至有时候没有侍者帮他驱车南下,他自己也会亲自开车下去,就为了不让大家失望。他尽力帮助利益一切众生,而自己却不愿多花一毛钱在自己身上,吃的都是最便宜的便当,几十元钱。大家可以想想看,嘎堵仁波且师父是一个尊者,他从没想到自己的身分如此显赫,而要求众生该如何对待他,心里只是想着如何为众生利益着想,想着自己能够给众生怎样的利益,自我的利益全部抛诸脑后。社会上有些仁波且总是高高在上,弟子随侍,但实质来看,论地位、论证量,社会上那些著名的大法王,大仁波且,有几个能得化身境,且证得初醒颤动金刚力呢?姑且不论出世法的证量,仁波且就算是在世间法上也是有名的人物,曾经是国际扶轮社社长,利益社会大众,同时也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他曾经多次要供养佛陀师爷大笔金额,但佛陀师爷均没有接受,这是在法音上大家都可以恭闻到的,那仁波且师父为何要如此节省,省到只吃几十元的便当呢?那是因为仁波且师父总希望这些资粮都能用在弘法利生上,他不愿意自己多用一分钱,自己多用了一分钱,那就少一分钱去利益众生了。我曾多次供养仁波且,师父全都返回加持于我,所以我便将供养转交护持运顿多吉白菩提会。曾有一次,仁波且师父还请菩提会致电关心我们要好好保留一些修行资粮,护持要量力而为,因师父怕我们刚成家立业,深怕我们生活困难。师父就是这样严以律己,宽以待人,这是我们修行人的典范。仁波且师父就如同他自己常常讲的,他只是一个众生的服务员而已,仁波且师父也确确实实就是如是说,如是做。

曾经有一次共修,仁波且师父和大家谈话,其大概意思如下:「这边佛堂欢迎大家来共修,我能帮助的,我会尽量帮助大家、加持大家。有一天因缘转变了,或许有些师兄姐要离开到其它更为相应的地方,我们同样很高兴也要祝愿他们能够更好,我也会帮助他们,尽力加持他们,希望他们能够更好,一切都以利益众生为主。」我姐姐那天带着一位朋友来参加共修,共修完后,他说了他的感受,他大概意思如下:「这边跟外面的一般共修法会很不一样,我只能说素质好高,从来没听说过一个地方只利益弟子,弟子离开还会加持祝愿祈求弟子更好的。」

前一阵子,台湾适逢八八水灾的侵袭,仁波且师父因此每星期多增开一场共修,目的就是为了加持那些因为八八水灾而受苦受难的众生,带领大家将所共修的的功德回向给那些众生。师父在共修时,展现了大悲之心,我那时感受到,师父在讲述众生的痛苦时,就如同他自己的痛苦一般,师父甚至于在大家面前掉下了眼泪。这是大悲行举的表现,没有任何我执,在弟子面前真诚的表现,将众生当作亲人,时时刻刻将众生的苦难当做自己的苦难,众生快乐,他就快乐,不求回报,只求众生能够得到受用,离苦得乐。此外,师兄姐不管谁出了什么问题,譬如车祸、生病等等,师父就像大家的7-11便利商店的服务员一样,一一为他们加持,相应者很多都得到了极大的受用。尤其是最近一位师姐,已经濒临死亡,心跳一下跳到两百多导致机器停止,家属医生都放弃抢救了,仁波且师父亲自到医院去加持这位师姐,后来奇迹发生了,放弃抢救不插管不做任何治疗的方式下,这位师姐竟然可以在心跳停止以后,过不久后心跳又开始跳起来,又自己活过来了。医生大叹不可思议,这不就是佛法的真实不虚吗?想想看没有任何医疗行为,不插管不电击,不做任何处置,心跳会自动跳起来,这在那门医学课上可以学得到?这就是佛法的加持,而相应者得到的受用的其中一个实例。事后,仁波且除了高兴之外,也不居功,只有简短地说明这都是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和诸佛菩萨的加持,现在这位师姐已经在家中静养,慢慢恢复中。

另外,常常在共修时可以恭闻到仁波且师父和大家说到:「不要以为我没有错误,我同样有些时候在佛陀师父身边犯下了些许错误,一经察觉,便深深忏悔,我执放下,修行便又更往前了一步。大家看见自己的我执的时候,那正是大家放下我执的最好磨练,你们若是发现我有任何错误,都可以指正我。」仁波且师父也是如是说、如是做,今年二零零九年,我参加了美国洛杉矶的放生法会,那天晴空万里,艳阳高照,大家排排站在海岸边,我站在师父后方不远处。在念诵放生仪轨之前,师父顺势拿起了放生仪轨遮住阳光,我旁边有位师姐便说,仪轨是不可用来遮阳的,师父听到以后,马上转头对那位师姐说,说她说的真对,马上赞叹那位师姐的行举并感谢她的提醒。我是在当时的现场亲耳听到,回到台湾,师父在共修时同样不假思索地讲了这件实例,并且跟大家说如果看到他有过错要指正他,他会非常感谢,这不就是法音里面所描述的一位大德该有的典范吗?没有任何我执,错了便当下改正,丝毫不考虑自己面子地位。我在师父身边这一年来看到的尽是教导我们要如何放下我执,要有大悲之心,要多恭闻法音,修正自己使自己合乎法器,要利益众生,实施自他交换菩提心法。这就是我这一年来所受用的,我所学习到的,这也就是我所认知的嘎堵仁波且。

佛弟子 佚名 敬上
2009.12.28

菩提之路 » 嘎堵仁波且师父

分享到:更多 ()

得闻正法 福慧增长

联系我们正法宝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