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渡生
佛教正法联盟

记「闻法上师考试」始末与因缘

记「闻法上师考试」始末与因缘

清晨六点左右,自然苏醒,忆及昨夜与外子参与一场驻台人员之「惜别晚宴」,内心感触良多。生离死别一直在上演,随着年龄增长,惆怅的感受尤深。缘生缘灭,不断在人际关系中穿流。从自己不再年轻的脸,观似乎熟悉却又陌生的友人表情,长嘘短叹声中,内心油然响起闻受过的法音《树立正知鉴定,了彻人生如梦,付诸实践修行!》敲打着灵魂深处。思及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为众生说法,内容大概是:人在世间八法中盘旋,犹如在迷魂罐中盘旋一样。这八法像天然的迷魂药把我们迷住,一直昏沉迷茫的盘旋,盘、盘、盘,盘不动了,一气不来,喔呵!死了,又再落入轮回中。在中阴身中,回头看前面那些日子确实是梦一场啊!在杯觥交错歌声笑声中,内心却在淌泪,想逃!一直想逃出去!

公元2001年4月12日在某精舍,偶见一书「如何鉴别真正法王」,倍感讶异。接触西密近二十年不曾闻问,好奇之下迅速阅读,随同师姐还叫我别看!说是邪书!但是我不但看了,更进一步寻线追踪。我请了帕母的「六论」,并于5月7日恭闻「帕母开示《子必依论》」的法音带,同时开始吃全素并早晚持诵《金刚经》,而后又接着恭闻当时对外公布的身份还是大法王的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说之《三世多杰羌佛开示对初基者说》、《三世多杰羌佛开示弟子提问》……等等。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一次约十人共闻法音时,我盯着大法王的法相,突然间法相如太阳一样光芒四射,金黄色光如万丈光芒交叉,我呆住!喊叫不出声,身体似乎要被吸到太空!却又感动哭不出来!这一幕久久无法忘怀。

2002 年9月29日从高雄回台北时,在新营附近发生追撞车祸。我是驾驶,车是一位出家师父的,五人中唯独我全身而退,毫发无伤,其余皆受到轻重伤。后来我因某种因缘逐渐减少闻法时间,虽不至道心退转,但已不精进了。大部分的时间转去教学,与小区结善缘,因此2008年约有200位左右学生与我结缘,聊以安慰。但是,真正内心深处一直盼望着有一位合乎或接近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说的具证量者,可以让我们学习。

时光迅速,一晃近九年了.从2009年2月中到4月25日,一切事情的发展好像在梦中,缘法来的好快!2月16日早上在三重菩提会求见嘎堵仁波且,契合的谈话中让我决定要成立闻法点。我为即将有缘闻法之众生向仁波且顶礼感恩,并积极筹备打点,通知所有学生及有缘之人,一切如火如荼展开,求佛法、求解脱六道轮回之决心如荒烟漫火般燃烧着。

闻法点成立之前,我每天去菩提会闻法,常常直至吴师姐下班甚至超过仍欲罢不能。在3月9日约下午2:30,第二次恭闻《东行说法》系列的「开示浅讲《了义经》」时,不可思议的现象发生了。我全身上下手脚开始颤动不听指挥的打手印,五脏六腑在翻搅,筋络在起变化,真是无法形容。大悲心念如行云流水 流窜 全身,眼泪不断涌出无法停止,意念明朗如晴空。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如甘露倾灌着全身上下,身体发热,脸发烫,一时不知身在何处?法音仍然清楚于耳边,每个语音如敲打着 细 胞一样,直到法音停了身上的电流都还在流窜。一直到6点多快7点回向功德时,身体如棉花般飘向佛前,飘向吴师姐,终于把喜悦化为一个大拥抱。我一把抱住吴师姐,一直说:「我好快乐!好喜悦!」还问她:「有没有被我弄出的声音给吵到呢?」吴师姐说:「没有什么声音啊。」真是奇怪!我又哭、又笑、又打手印、又手舞足蹈的怎会没声音呢?当天晚上,我告诫自己不能执着,因为这是诸佛菩萨给我的鼓励,加持并不能代表本人的成就。

3月11日仁波且来家里看看,要我即刻开始 接引人来 闻法,几天后 ,3月18日便接到通知要参加闻法上师的考试。一切来得迅速,有点反应不过来,不过,接引10人来我家闻法对我来说很容易,现成的学生就不止了。4月10日出发前往考试,有同行的师兄姐紧张到睡不着,我的心则很平静,一切很自然,没有丝毫得失心。途中听到一些不同的声音,大都着眼于「闻法上师」的名称,有人认为自己不够格,有人认为太沉重而有压力,也有人认为与有荣焉。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份责任也是砥砺,一切是因缘,重点放在自己的行持,身口意不离教戒,多闻法,依照「闻、依、行」一条一款地 实践。

后来,考试和授证仪式在庄严隆重中圆满结束,身着闻法上师袍的我了解到,这是我人生的转折点,千万不可玷污这袍服所代表的意义,一切行持都必须如履薄冰。看着「闻法上师证书」,吾心有愧!要真正做到「四无量心、十善、五戒」谈何容易?更何况是六度万行!但真正受够「苦」了,难行也要行,为求解脱终可行。闻法受益无穷,不论是否有此头衔,我照常会介绍正法给众生,这是本份,吾也乐意为之。之前之后我照常是惭愧的「欧巴桑」,没什么了不起,只求此生证到「了生脱死」,娑婆世界就暂时不来了。

佛弟子 黄荣满 合十
2009.06.2

菩提之路 » 记「闻法上师考试」始末与因缘

分享到:更多 ()

得闻正法 福慧增长

联系我们正法宝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