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渡生
佛教正法联盟

我和母亲有个约定 ──母亲的四色舍利花.相约佛国净土再见

我和母亲有个约定
──母亲的四色舍利花.相约佛国净土再见

  我是香格琼哇尊者第四世多扎信雄仁波切的弟子,在此向有缘看见本文的大众,讲述我母亲往生的故事。
一般人发生亲人往生,往往悲痛不已,撕肝裂肺,嚎啕大哭。但是发生在我身上,我的至爱母亲叶嫩妹的离去,却是令人感到法喜充满,无上殊胜。作為佛弟子的我,心中永远对 三世多杰羌佛师爷与尊者上师怀著无限的感恩、感激之情。

赴美参加法会之前 回台照料侍奉母亲

原本计划六月八日前往美国洛杉矶,参加由义云高大师国际文化基金会举办的放生祈愿救灾法会,以及旧金山华藏寺举行的《多杰羌佛第三世》宝书恭迎大典。机票也都安排好了,但是我在六月二日接获台湾兄长的电话,告知母亲因為肝硬化,必须住院。因此我马上安排回台湾一趟,同时把到美国参加法会活动的机票,延至六月十一日赴美,以便能如期赶上十三日的法会。
当母亲躺在病床上看到我时,说:「你不是要去美国吗?怎麼又跑回來呢?」
「没关系,我先回來照顾你,然后十日回上海,十一日再去美国,时间來得及的。」我请母亲不用担心我,好好休息。
其实,赶回台湾还有一个最大的目的,就是把我向尊者上师请來的 佛陀师爷修的圣甘露丸,让我的母亲服用。她因為肝硬化,已数日未进食,只感觉到右边的肚子里有点疼痛,但精神状况倒还是很好。
母亲服下圣甘露丸 额头红润疼痛消失

「妈,这是佛陀老人家的圣甘露丸,你吃下去,就会觉得很舒服!」
情况真是如此,我的母亲服用之后,我观察到她额头从泛黄转為红润,同时表示肚子不痛了,随后马上又陷入沈睡当中。我当下也在一旁念著佛号,祈求佛菩萨的加持。
在台湾整整待了一个星期照顾母亲,跟她有说有笑,还帮妈妈洗澡,扶她上厕所。母亲还开玩笑的说:「唉啊,你是儿子,不好意思,看见妈妈没穿裤子!」我笑笑回答:「那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啦,我小时候拉屎拉尿,你还不是一样照顾我。现在换我照顾妈妈。」
当时我的心理没有丝毫准备,母亲会在数日后离开人世。因為医生只说母亲肝硬化,身体不会感到疼痛,但会觉得昏沈想睡觉。因此我在那一刻,心里面还在想,去美国参加法会活动回上海后,一定要马上再赶回台湾照顾母亲……
母亲睡中安详往生 母子连心越洋感应

十日赶回上海,十一日与我的同修(我的内人达虹,也是尊者上师的弟子)飞往美国。接下來几天,除了十三日那一天参加放生法会外,其他时间几乎都是在基金会恭闻法音,以及前往希尔顿饭店协助「名家艺术暨珍藏文物特展」的现场布置。

美国时间六月十四日晚间回到下榻的饭店,刚洗完澡之后,看看时间是凌晨快一点钟了。心想:「已经有二三天没打电话回家了,不知妈妈情况有没有好点?」

美西时间十五日凌晨一点(台湾时间十五日下午四点)左右,我拨通大哥的手机,讯号不是很好。大哥在电话中口气有点语无伦次的说:「妈妈情况不是很好……」我一听,顿时脑中一片空白,正想说:「情况不好?怎会这样?」突然讯号断掉了。
我赶紧打大哥的电话,但始终一直没有接通。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后,我试著打二哥的电话,想不到接电话的人却是大哥。我心里想,原來大哥、二哥两人都在一起陪妈妈。
大哥语气很哀戚地说:「妈妈刚走!」我吃惊地重复了一遍:「妈妈刚走?」
大哥把电话转给了父亲,父亲在电话中对我说:「子祊,你刚刚二十分钟前打那通电话回來,就在那时候,你妈走了!你人在美国,不用担心,这表示你们母子连心,不然也不会那麼巧,你打电话回來的同时间,你妈也走了!你先不用急著赶回來。」
父亲接著说:「你妈走得很安详,大家都在她身边,她是在睡梦中走的。你刚才那通电话一打來,你妈的血压就开始往下降了。」
我一面听,一面眼泪直下,我说不出顿然失去母亲的那种感觉,一时之间只觉得自己很无助……
几分钟后,我脑海里浮现虚空中佛菩萨的画面,我深切地祈求佛菩萨,祈请佛菩萨一定要照顾我的母亲呀!同时心里开始一直念诵心经。虽然美国时间已经凌晨二点,我还是鼓起勇气打电话给尊者上师的弟子久美降措仁波切,告知我母亲刚刚往生的消息。仁波切说,时间太晚了,但答应我一早会尽快将此事禀告尊者上师。
尊者开示无常道理 祈请佛陀慈悲接见

第二天一早,我在展览会场见到尊者上师。我禀告说,母亲已於凌晨往生,同时家人也叫我不用急著赶回去。尊者上师指示,如果台湾家里有兄长可以处理后事,最好等迎请宝书法会结束后再回去。尊者上师同时简短地向我开示人生无常的道理,勉励我一定要更努力精进学习佛陀教法。
我说:「是的,我明白。我个人的意愿也是这样,一定要圆满这次美国法会活动之行。」
接著,尊者上师慈悲地说,要请 佛陀师爷超渡母亲,吩咐我准备好母亲的照片以及往生时间、地点等资料。
由於尊者上师的请求,下午终於接获指示, 佛陀师爷慈悲允许要接见我们了。我们一群师兄弟都感到非常兴奋,觉得自己太有福报了。

亲见佛陀庄严妙相 亲闻无上殊胜妙法

那天,佛陀师爷端坐法台上,法相庄严无比。由於紧张,我的血液几乎凝结住了,只能屏住呼吸,我感觉到整颗心扑通扑通地跳。我完全不敢相信,真的有那麼殊胜的因缘可以见到 佛陀师爷。
佛陀师爷在法台上,一语不发。在一旁的丹玛翟芒尊者向我们解释,由於世界各地灾难不断,所以 佛陀老人家近日來一直在做功课,為众生祈祷,不便多说话,因此尽可能不要提问,除非 佛陀老人家允许。
这时,有人举手,表示要供养上等茶叶给 佛陀老人家,但 佛陀老人家坚决表示不收供养。接著有一位师姊举手请求 佛陀老人家為四川地震中罹难的死者加持超渡。
佛陀师爷叹了一口气,开示说:「众生平等,為什麼你们这些人眼中只看见人死去,為什麼你们就没有看见每天有那麼多人在海里捕鱼、杀鱼,每天地球人类都在杀生呢?难道这些都不是众生吗?」
谛听 佛陀师爷说法之际,顿时我内心感到惭愧无比。
我只想到求 佛陀师爷超渡我的母亲,我实在太自私了!我的内心有声音对我说:「难道你忘了《三世多杰羌佛传的修行法》开示中,『大悲我母菩提心』修法的第一支,就是『知母:了彻三界六道众生无始以來於轮回转折中皆我父母』吗?」
佛陀师爷的开示,真是当头棒喝!一瞬间,我「好似」真的体悟到什麼叫做真正的慈悲与菩提心,我突然发觉三界六道众生都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一样。 佛陀老人家的无量慈悲,真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所仰望而不可及的。
佛陀师爷开示完,临离开前又慈悲的嘱咐大众,一定要好好修行。
当时,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真不知自己是那辈子修來的大福报,今天竟然有机缘亲自见到 佛陀师爷!」此情此景,毕生难忘,真是无比幸福!往后一定要好好如实修行,与 佛陀师爷及尊者上师三业相应,才不辜负这百千万劫难逢的法缘。

佛陀超渡加持 夜梦母亲化光

回去以后,尊者上师告诉我,母亲的资料已呈给 佛陀师爷, 佛陀师爷已慈悲允诺超渡了。
当天夜里,我在梦境中,看见一排人躺在像殡仪馆所使用的银灰色铝板上,其中有一个是空位,我直觉那原本就是我母亲的位置,但是那里没有人,反而感觉母亲化為一道淡蓝色光束,射向虚空中。此时,又有二个黑影,其中一个黑影飘到我的上空來咬我,那种感觉非常真实,我起先是回咬一口,立刻我起了心念,觉得应该要為这二个令人不舒服的黑影念佛号,不应该对他们不好。就在我一念心经时,就从梦中醒來了。
故事还没有结束……

六月二十一日,跟随尊者上师参加旧金山华藏寺所举办最珍贵的宝书《多杰羌佛第三世——正法宝典》恭请法会。仪式结束后,会场出现了无比殊胜的佛法圣境,华藏寺内的圣树以及寺门前的大树,在大太阳高照之下,开始纷纷飘下芳香甘露。尊者上师是现场最先看到圣树降下甘露的人,我也冲到圣树下一起观看天降甘露的圣迹实况。
阳光射在我的脸上,甘露不断地飘落而下,我心里喊著:「妈妈呀!这是甘露,是佛菩萨所赐的啊!我要把修行所有功德回向给您,希望您也可以感受到甘露的加持。」
那天,我们连夜开车赶回洛杉矶,再从洛杉矶直飞台湾。

出现舍利花 往生极乐国

六月三十日早上九点,举行母亲的告别式,十点半送往三峡的火葬场。
当母亲的骨灰被送出來后,我睁大眼睛一看,真是神奇!当中竟然有好几枚宝石蓝、浅蓝以及红色、粉红色的舍利花,形状就如宝书内舍利花的照片一样。
我捧著母亲的骨灰,仰望著天空,内心无限的感动。我向虚空说道:「妈妈, 三世多杰羌佛亲自超渡您了,这是我们母子以及全家莫大的福报啊!舍利花出现了,妈妈!您现在得以脱离六道轮回,安住在佛国净土了。这是何等的喜悦!何等的殊胜!何等的感恩呀!」
我的泪水在眼角打转,终於喜极而泣,这也是多天以來我唯一的流泪,但不同的是,这种泪水是充满感激之情,充满无限的法喜。我感受到母亲的能量,是一道光,时刻安住在虚空中。
母亲一生善良,处处為人著想,这不就是菩萨的行持吗?虽然没有念过书,辛苦一辈子,但多生累积的善根与福报,在人世最后一刻,有幸得到至高无上的 三世多杰羌佛亲自超渡,这是何等的殊胜因缘呀!
我内心的感恩与感激,是无法用笔墨來形容的。我毕业於美国哥伦比亚新闻研究所,我的专业教育让我必须实事求是,讲真话,写真事。我母亲的故事,是我亲身所经历的一段事实,我在此真实的讲述,愿与有缘人共同分享。我祈愿六道一切众生,今生皆能得闻如來正法,脱离轮回,了生脱死,发菩提心,行菩萨道。
最后,我和我母亲有个约定,我要好好修行,祈求在佛国净土中再次相会,同闻佛陀圣法音。

佛弟子 智海(庄子祊) 2008年7月21日

文章来源http://www.tbdchq.org/menu.php?cat=detail&id=1216877023

菩提之路 » 我和母亲有个约定 ──母亲的四色舍利花.相约佛国净土再见

分享到:更多 ()

得闻正法 福慧增长

联系我们正法宝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