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渡生
佛教正法联盟

佛教故事:一切施王布施的因缘

image00

一切施王

很久以前,有一位国王,号萨和达,任何人只要对他有所求索,他都不吝施予,所以人人都称他为「一切施王」。


那时,邻国有个年轻人,自幼丧父,家境贫困不堪,却还有母亲和姊弟需要供养。有一天母亲对他说:「我们的生活已无法维持,倘若你父亲在世,一定会到萨和达王那里求乞,现在你何不去向他乞求些钱呢?」年青人回答说:「我鄙陋无知,怎么见王?让我求些学问再去吧!」母亲又说:「我们已一无所有,生计尚且难以维持,还谈什么求学问,况且你若去求学,家里赖什么维生呢?」这年青人说:「我可先向人借贷,备妥一年之需。」母亲便答应他的请求。于是他贷了一两金子交给母亲,自己就离家去求学了。


过了一年,他回家探望,老母亲远远看见,便赶快走出来问:「你已经去过一切施王那里了吗?」他说:「我所学未通,须再求学才能成行。」母亲问他:「前次的贷金都已用尽,当作何打算?」年青人说:「我再去告贷好了!」他又到前次借贷的债主家中,要求再贷金一两。金主质问说:「你前债未清,又想再贷,除非以你一家人作抵押,逾期不还,便是我的奴婢。」年青人答应了,写下字据﹐将金子取回交付母亲,他再度出外求学。


又过一年,学问储备了,他告别家人,便启程向一切施王的国家走去,不料在中途便被债主抓回,他们一家人全被上了脚锁。这年青人跟债主说:「您这样锁住我,与你毫无益处。若放了我,我将到一切施王那里,必能带回钱宝来还。」债主考虑之后﹐便将他放了。不巧,那时候邻国有个野心很大的国王,正起兵要攻占一切施王的国土,大臣们都请王调兵布署,然而,王的心裹却想着:生命短促,终归无常。我少小即喜布施,仁慈、忍辱,无所伤害于人,今不愿与他国对抗,实因不忍为我一人的安危兴兵起事;何况伤害人命,更非我所愿。他敕令臣子,不须防备,也不必恐惧,依礼出迎新王,恭敬承事不可违抗。臣子们又同声进劝:「他国入侵,是其无理,何以不战?」再三陈说。王默然不应,再度叮嘱大家:「不须用兵﹐当遵我言」。众臣只得答应。就在这天深夜,一切施王脱下印缓,悄悄离开王宫。邻国的王不费吹灰之力就取得一切施王的王位,但是仍不放过离去的一切施王,悬重赏捉拿。一切施王只好远离躲避。当他离故国已五百里之时,见一年轻人迎面走来,他想:这人是来抓我的吗?年轻人也想:此人相貌不凡,莫非他便是一切施王?他们面对面,王首先问:「年轻人,你从哪里来?要到什么地方去?」年轻人答道:「我要到一切施王那里」。王又问所为何事。年轻人于是一五一十将自己如何因家贫而借贷、家人如何被押为奴、想向一切施王乞求钱宝的事情说了。王此时就说:「我便是一切施王」。年轻人又惊又喜,便问:「王的仆从哪里去了?何以一人独行?」王便说出离国的经过,这年轻人听完王的话,不禁倒地痛哭,王向前将他拉起,安慰说:「你不要难过,你所求的,我都能给你。」年轻人听说如此,心中疑惑,问:「王已失国,能以什么救济我?」王说:「新王悬重赏捉我,你快砍下我的头,拿我的头颅去领赏」。 年轻人答他:「世间人杀父母,命终堕地狱,我若加害你这样仁慈的人,罪过等同杀父杀母,我宁死不做」。一切施王又说:「那么将我的鼻、耳送去,也可得赏。」年轻人仍不忍。王再说:「你将我缚着送去可好?」年轻人同意,于是两人便一起向都城走,到了离都城二十里之处,王背负双手,叫年轻人绑起。当他们入了城,全国人民听说王被缚送回,个个哀声恸哭,如丧考妣。两人到了宫前,臣子进去禀报新王,新王下令带一切施王上廷。臣子们看见旧主被缚,个个都忍不住失声痛哭,新王见了也不由得掉下眼泪。他问众臣:「你们何以哭成这样?」臣子回答: 「我们见一切施王让了国土,今天又将自己的生命布施给人,所以忍不住哭泣」。新王不相信,他问那年轻人:「你在哪里捉到一切施王的?」年轻人便讲了遇王的经过。这时,新王才相信,心里既惭愧又悔恨,他与臣子一起哭倒在地,命人立即为一切施王解缚,恭敬地将印授奉还,请一切施王重领国土,他长跪说:「我从前便听闻你的仁德,今日所见更超所闻,巍巍功德犹如金山之坚,无可动摇,愿回国后,以臣礼事你,再不敢有骄慢之心了」。(明伦月刊134期)

附 『四无量心』
「慈」— 愿诸众生,永具安乐及安乐因;
「悲」— 愿诸众生,永离诸苦及诸苦因;
「喜」— 愿诸众生,永具无苦之乐,我心怡悦;

「舍」— 愿诸众生,永离贪瞋之心,住平等舍。

(个人理解仅供参考,一切正知正见当以佛陀亲说法音为淮。阿弥陀佛。)

人生难得,祈愿众生得闻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踏上菩提之路,解脱成就!

菩提之路 » 佛教故事:一切施王布施的因缘

分享到:更多 ()

得闻正法 福慧增长

联系我们正法宝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