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渡生
佛教正法联盟

寻找众生真正的依怙-《我不愿堕地狱》

声明:标题为编者注

我不愿堕地狱

我不愿堕地狱


《我不愿堕地狱》1

香格琼哇尊者上师


心中充满无尽的感恩,手持盛装菩提圣水的宝瓶,退出庄严坛场,步出户外,璀璨的阳光,洒落我一身。驱车离去,一幕幕前尘往事不禁自我脑海中浮现……


一九九九年十月,南台湾的气候,依旧是暑气逼人,没有半点秋凉之意。有一天,我正在精舍的寮房里整理文稿,突然有位徐姓弟子上山求见,双手呈上一本名叫《圣僧铁记》的书,说:“师父!有人跟我结缘这本书,我把它带来给师父,请师父看看!”


“好吧!你先搁在桌上,有空我看看。”我说。


那天晚上,当我一口气把《圣僧铁记》读完之后,心中的激荡,久久不能自已。


由于自己早年失恃,少时即已感触生命的无常,随着年龄增长,又感受人生的各种逼迫和烦恼,所以我深刻体会到众生随业流转乃是永无止息的苦境,唯有修行学佛,证得了了生脱死,才是真正的解脱之道。因此,发心学佛以来,到处寻师访道,深入经藏,严持戒律,勤苦修学。


那年,我以最高分数考进圆光佛学研究所,开学二个月后,教务长惠空法师即有意留我于寺任教。但修学期间,常忆生死大事,故回到故乡勤于行持,于此看到许多有心学佛的人为了生活辛苦奔波,白天无暇研习经论,于是发悲弘愿,毅然创办了佛学院,以方便这些在家居士的进修,自己亦于佛学院中讲授三藏义理。


数年之后,我辞去教授的工作,只身来到僻静的山中自修,每日思维法义,修习止观,自我策励,惭愧修持。渐渐地,远近慕名入山来请益的人愈来愈多,为摄受有情,以作饶益,于是我开始披荆斩棘,开山立寺,继而又应大众之请,于山中讲课不辍。几年以来,计有开讲《杂阿含经》、《金刚经》、《心经》、《圆觉经》、《六祖坛经》、《阿弥陀经》、《遗教经》、《大乘起信论》、《入中论》……等等。


虽然亲近依止于我的弟子们,皆敬重我如高僧,但在我的心中仍然有些疑念,一直不解:为什么经典里所记载的诸佛菩萨神通本事,在现实人间未曾见到?又为什么现代的许多高僧大德,一生精进修持,结果临命终时竟然病苦缠身而不能生死自由?


我今舍俗出家,潜研佛理,对三宝有不退的信心,对众生有深切的悲心,有关生死的来源和本质,以及超脱的方法等等诸多人生必须面对的重要问题,也有了然于心,说道玄来,无非一个明心见性,三世皆空,真如之理而已,怎奈空口言禅,终究是灾难难去,病至痛苦。


想不到多年来的疑团,居然在这本书中找到了解答。果然世外有高人,只是无有缘法,未依止到真正的佛菩萨应世的圣者上师,没有学到真正的佛法,只学成佛教和佛学,甚至错把佛学当成佛法,把佛教看成法谛,有了这样的偏见,当然是成就不保,解脱无望,自然难以去苦免灾。


我放下手中的书,豁然开通,如释重负。虽已深更半夜,可是毫无睡意。宁立窗前,外面一片漆黑,唯独远处的路灯,孤寂地映照一地昏黄。我前思后想,深感末法时代的众生,实在可悲,去佛世久远,教法逐渐衰微,漫漫长夜,不知何时才能见到希望的曙光?不知何处才是众生真正的依怙?


我回转身,面向佛龛中的观音菩萨,双手合十,默默祝祷,祈求赐我因缘早日成熟,让我得遇当今世界总持巨圣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圆满修学正宗如来正法的心愿。

————————————-


人生难得,祈愿众生得闻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修学《极圣解脱大手印》、《藉心经说真谛》和《什么叫修行》等如来正法,严持戒律,如法修行,踏上菩提之路,早日解脱成就!


香格琼哇尊者#释魁智#佛教正法中心#众生的依怙

菩提之路 » 寻找众生真正的依怙-《我不愿堕地狱》

分享到:更多 ()

得闻正法 福慧增长

联系我们正法宝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