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渡生
佛教正法联盟

第三世多杰羌佛圣迹 甘露衣钵供坛场 圣迹颇多

甘露衣钵供坛场  圣迹颇多

 

   

显密总持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去年“西元二○○○年”主修三场佛降甘露法会,其中第一场在锡金为闭关的法王、及法子所修的南方宝生佛降甘露所用的法钵,于三个月前被迎请去美国,供奉法钵的甘露坛场无数圣迹显现,如狂狗畏金刚、佛灯显力、野鸟闻法音、播放开示鲜花点头、松鼠皈依、开藏米拉宝、法笔通因缘等,近日坛场又发生护法清枯叶、狂风化五光。今年元月十一日出现护法清枯叶圣迹,在场亲眼得见的贡拉仁波切与十余人,均为佛菩萨的威神示现诚意讲述。

原来仰谔大法王供奉甘露衣钵的坛场外的院子有一棵廿三米高的棕榈树,树上有许多枯叶,看来有些杂乱,三个月前众弟子为庄严坛场,曾请当地专门清理树叶的专家去看,清理专家说这树太高,无法上去,树身过细且已经倾斜,即使爬树也只能爬到一半高,再上去树一定会折断,摔下来会性命不保,另外,棕榈树叶坚硬非常,一定要用电锯才能锯下,在无法清理的情况下,弟子们请示大法王如何处理,由于树上有许多小鸟栖息,大法王不愿因清理枯叶伤及鸟儿,只说“会处理的!会处理的!月圆之时会处理的。”众弟子于是就等待来人处理。

大法王的在家弟子关珠、旷及大仁觉海说到此事均兴奋异常,他们说大法王有许多工夫非常了得来无影、去无踪的弟子,一月初来了一位身材灵巧如猴的师兄,他们心想这位师兄一定是轻功高手,可以清理高空的枯叶,不料他却说不会爬树,就在这位师兄要离开的早晨,也就是腊月十六日清晨大约八点钟左右,坛场外棕榈树周围突然起了一阵风,就像龙卷风似的自上盘旋而下且降下冰霜如小豆大,唰唰唰枯叶应声掉下集中落在旁边的草坪上,共十六片大叶,也有几片挂在另侧一半高的树上,而草坪旁的游泳池中竟连一片落叶也没有,棕榈树下也没落叶。树叶卷下来以后,龙卷风化为一道五彩光正飞向高空不见了。

 

   

风雨停了,在场亲见这一幕的贡拉仁波切、慧常、慈仁嘉措、洛本松赞、大仁觉海、关珠、曲珍、可瑄、旷、怡人、颢文、玉霞、淑娴、孟芬等十余人到院子看落叶发现更吃惊的事,树叶从二十多米高的空中落下,竟然全都集中定点降落在不到二十平方米的草坪上,而且落下的树叶是坚硬而带有尖刺不适鸟儿筑巢的叶片,叶片切面根本就是被刀割的,而且切口明显是旧伤而非新伤,只是藉风把叶子送下来罢了,那些软枯叶仍旧高挂在这棵独一耸立天际的棕榈树上,雨过天晴,数十只小鸟依然飞进飞出于他们筑巢的棕榈树枯叶上,状甚优然。

最值得思考的是,那十六片大叶早已切断,伤痕故旧,证明它是悬在空中有两、三个月左右了,这是什么力量能让它悬在空中如如不掉一片,而借此风际,一片一片树叶飞舞飘荡在空中,最后竟然定点降落。说到这里,关珠、旷、大仁觉海拿起落叶用力拉扯试图扯出一线如刀的切口,但是与树叶纤维成直交的切面任他们如何用力也扯不下一根纤维,更别提撕出切面了!

那么是谁割下这些树叶的呢?贡拉仁波切表示,这除了显现佛菩萨威神示现协助庄严甘露衣钵及供佛舍利坛场之殊胜境外,没有其他任何目的,而这也是仰谔大法王与佛相通,请佛降下甘露为众生带来无限福报功德巍巍之表法之一而已。更令人感动的是,大法王为关心爱护六道众生的大悲心体现在他老人家念念不忘鸟是否仍安居树上,不因清理枯叶庄严坛场而受伤;大法王正是以身示范他所开示的“视六道众生均为我多生累劫的父母兄弟姐妹及亲人,不仅不能杀生、伤生且对众生只有关心他、爱护他,不要压迫他、威胁他。”贡拉活佛说,这正是圣者与凡夫之别啊!

图说:廿三米高的棕榈树(右)上枯叶掉落地面草坪的过程殊胜,众人赞叹,图中人指方向最高的树即是这棵树。旁边树枝上挂著落叶缺口至明显以及纤维方向为垂直相交之直线,并有一叶用两刀或三刀割断。

转载自中时晚报元月廿一日
青年晚报元月廿日
劲报元月二十日
太平洋日报元月廿二日
东森新闻报元月十九日

菩提之路 » 第三世多杰羌佛圣迹 甘露衣钵供坛场 圣迹颇多

分享到:更多 ()

得闻正法 福慧增长

联系我们正法宝殿